职称论 - 至繁归于至简,专注职称考试和职称论文。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职称论文 > 艺术类职称论文 > 美术编审编辑专业职称论文 > 美术中级编辑职称论文 > 正文

笔墨境象——从范宽《溪山行旅图》看终南山朴厚的性格论文

发布时间:2018-12-25 09:42:58 来源:职称论 我要评论














职称论(zhichenglun.com):
 
摘 要:终南山以其宽厚雄壮的胸膛承载着儒释道文化,中国许多朝代都在这里积淀了厚重、辉煌的灿烂文化。无论是生长在这方沃土中世代耕种的人们,还是醉心于思想与林泉之间的范宽,都在生活的点滴中受到了终南山对他们的影响,这种影响是植根于价值观、融入心灵深处的。山的博大、包容造就了范宽的宽厚深醇。该文试图从范宽的生活背景、隐居之所、人物性格以及《溪山行旅图》中分析终南山雄浑宽厚的人文情怀。
 
关键词:朴厚雄强 宽广辽阔 深醇坚毅

\

终南山横亘于我国的中西部地区,连通着华夏文明的血脉。在这条山脉的脚下,孕育着质朴憨厚、百折不挠的秦人和历经千年的古城长安。面对气象苍茫、巍峨雄立、峰峦凝重、巍然耸立于天地的高山,人们感到敬畏、震惊。夏秋时分,这里细雨霏霏,草木华滋,一派空濛;冬春时分,这里寒风凛冽,寂静萧疏,千里冰封,大山巍峨耸立,巨石突兀,千尺悬瀑直泻而下。终年游走于林壑深邃、草木华滋的秦岭河谷,人养山,山亦养人。人们走向大山、寄情山水,感悟烟雨缥缈、流水无痕,在幽微怅然中休憩沉思,寻找那份诗意、禅意。
 
“ 所贵乎艺术者,即在陶写性灵,发表个性与其感想。而文人又其个性优美,感想高尚者也;其平日之所修养品格,迥出于庸众之上,故其艺术也,所发表抒写者,自能引人入胜,悠然起澹远幽微之思,而脱离一切尘垢之念。”①
 
一、《溪山行旅图》的创作背景微探
 
1.社会原因
 
宋仁宗政治清明,勤修政务,推崇书画。故这一时期的文化艺术发展进步,平和稳定,这片社会沃土上培养了像范宽这样的艺术家。《图画见闻录》载:范宽为人“仪状峭古,进止疏野。性嗜酒好道,常往来京洛间”。他在闲暇时常往来山林,观山悟道,神凝智解,与山林泉石物我两忘。
 
2.文人思想
 
这一时期,人们在艺术上追求由“艺”向“道”的提升。邓椿《画继》中有言:“画者,文之极也。”其用“多文晓画”“以文载道”将对山林的描写上升到精神层面的追求,艺术家应不仅着眼于表现技法与山林野逸之景,更应寄情林泉、抒怀高致。
 
“山水画陶冶性灵的功能与人的高洁品性互为条件, 艺术创作的高级精神状态与艺术家的高尚道德情操互为因果,这就在‘志于道’和‘游于艺’之间架起了一座实用主义的桥梁,卑琐具体的绘画操作性,因此而在绘画功能的高层次发挥中得以升华,并以之与普通画工相区别。”②
 
“崇文”“尚文”修身作画,追求绘画精神境界的表达,抒发个体主观的情感意趣。
 
“宋人论画,主要不是着眼于客体的关系言其功能, 而是一如谈文论诗,重在‘道’‘心’‘德’一样,也侧重在主体的精神世界。”③

“饱游卧看”“澄怀味象”体会山林之乐,游心翰墨,寄情林泉,追求淡泊和宁静的内心。这时,文人思想与绘画、音乐、建筑结合,他们开始追求艺术的品质,主张渲淡、意境、空濛,尊重艺术的抒情性、概括性、简洁性,追求“文以达吾心画以适吾意而已”“画中有诗”,注重绘画的诗意、禅意。
 
3.生活环境
 
范宽字中立,关陕人士,长居于终南、太华。这里有峰峦峭拔的关中平原和陕西黄土高原,雄强浑厚、峻重老苍、深沉健壮的秦岭山脉;有垂直节理性强、巨峰凸起、峭拔险绝的黄土岩层;有盘根错节、遒劲多枝、耐旱密厚的丛茸灌木;有朴厚醇良、勤劳倔强的关陕老农。这里举目砂砾覆面、陡崖巨壑,气象凝重博大。范宽久居于此,坐观云起、体察造化之变换,只羡林泉,在自然与心源之间追求形神兼具、气与意合的理想之境。“常危坐终日,目识心记,一一寄于笔端,对景造意写山真骨。”
 
4.《溪山行旅图》与终南山之比照
 
《溪山行旅图》近景部分是茂密遒劲、苍茫密厚的杂树林,范宽以粗笔浓墨的中锋勾勒树干,用笔坚凝稳健, 画面起伏顿挫皆有韵致,树身以略淡较干的墨色皴擦,将结疤、转折、盘根、屈节、粗糙、遒劲、沧桑的树皮肌理表现得淋漓尽致,加强了树的生命感和质感,空间层次、穿插掩映、攒聚疏散、顾盼争让依山而长的树木既有密厚苍茫之势,又有屈节扭裂有纵横之状。树干以较重墨色中锋画之,有断有续、有藏有露、有曲有直,疏而不露、杂而不乱,既浑然一体又独立变化。树叶采用双勾夹叶法,范宽从靠近树干的部分画起,逐步向外扩散,疏密得当、藏露有致,既有树整体的厚度又有空间感,叶片之间掩映叠加,俯、仰、正、侧、前、后、纵、横,真实而生动,用笔顿按起伏、端正遒劲,既肃穆古雅又姿态万千,苍苍茫茫、参差错落,连成一片。这种古拙朴实的笔法得益于范宽的静心体味、深入生活。范宽并不局限于单株树的细碎刻画,而是成组成片画之,营造树与树之间错综复杂、相融一体的恢弘气势,为整座大山的巍峨雄浑、拔地而起做了起势的辅助功能。
 
树木间依稀掩映的屋宇楼观是幽寂密厚处的一缕清风,翠凉亭宇几重山,以表达悠远的空间、人事和居所;近处平坡、溪口、栈道盘曲,以交代地势、路径和环境。就空间格局而言,画面纵向由近景溪口、密林到楼阁,以至飞瀑、远山;横向由右边一队驮旅缓缓向左行进,沿途山势渐高而上,蜿蜒盘曲,树林掩映,一路驼铃消失在远处。就动静格局而言,山川、树木皆为静态,以静写时间;人物驮队皆为动态,以动写空间。人物行旅穿山而过,“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时空随着人逝而远去。
 
《圣朝名画评》中言:范宽“对景造意,不取繁饰,写山真骨, 自为一家”。“对景造意”是将真山水和胸中林泉相互融合、提炼、升华的过程。“意”为意趣、意境、意味,是范宽主观意识的呈现, 是他的审美表达,更是其对终南山的体悟。写生中最关键的一点是既不凭空臆造又不囿于真景,将自然物象与主观物象结合, 并赋予一定的情怀。《溪山行旅图》“不取繁饰”,着眼于全局、全景,不囿于细碎、微小的结构,布局恢弘、简约、肃穆。画中一块巨嶂拔壑而起,主宰全局,笔线提按丰富、顿挫有力、斩钉截铁。为了更好地表现终南山险绝雄峻、如奔如突的气势和风神,范宽以笔为刀,用轮廓棱瘦、坚劲的中锋线条确立山石结构,将山体的结构转折都分割成块面,皴笔以淡干墨画之,藏头护尾、钝秃质朴,在结构凹陷处更是精细和密集,层层加重,反复皴擦,将终南山岩皱折、斑驳、干结、疏松的纹理表现得淋漓尽致。厚重、繁复的皴法更显山体的厚重和质朴,飞瀑溪口的迎风处石质粗糙坚硬、棱角分明;背风处石质圆融细密,柔软疏松。这正是范宽长久居于此地、深入观察后得到的体会。他以线条短直、顿挫有致的“方笔”皴法突出石质的特点,运笔沉劲入骨,如刻入绢素之上。“师造化”使范宽改变颇多,终南山这种充满劲健、大气、沉雄气魄的自然景象,慢慢渗化成范宽自身的境象。终南山成就了范宽的笔墨,将朴厚、苍茫的气势注入他的灵魂、他的笔端。
 
范宽学养深醇渊博,性情豪放宽厚,故其作恢弘博大、肃穆谨严,立意精妙,意趣幽微,下笔沉着稳健,落墨矜慎繁复,意象苍茫浩瀚。

\
 
二、“搜妙创真”
 
山水画是把自然中的真山水作为审美对象,以观摹、推演、体味而最终形成的艺术形象。这种艺术形象建立在自然对象与艺术家主观物象结合的基础上,是艺术家本体精神的再现。《溪山行旅图》中树石溪泉的鳞皴巉岩、湛湛溪泉、杳渺幽远之境正是范宽体察终南、太华山中捕捉的自然对象,他将景物提炼、升华,除去物质的凝滞、呆板、凌乱,从而得到精神性的转化,寄托着内心的情怀。
 
笔者于丁酉初春前往终南山写生考察,此时经历了一个隆冬后的终南山显得冷寂、苍凉、肃穆,苍苍茫茫的大山连绵不断, 而深山中廖散的村落和点点闪动的微光,给这份孤寂增添了些许温度,那跳跃的灵动的微光让大山活跃。行走渐远,便随处可见突兀巨石,典型关陕平原的景象,厚重的黄土、垂直节理性强的地质形态,千尺峰峦拔壑而起,山势险绝、起伏跌宕,石质干结而疏松,结构清晰可辨。在水流的侵蚀中,山上形成了很多小小的溪口和流线,河谷间分布的大多是典型北方阔叶林,郁然深秀,葱茏欲滴。山中树木以柿子树、椿树、栗树、核桃树种类居多,山势渐高处蜿蜒而上,岩边便出现灌木丛茸的景象,植被以紫荆、木槿、迎春、连翘种类居多。这种以散布的形式生长于终南山顶上的耐旱耐寒植被,密厚纵深,遒劲多枝,参差交错,与山顶融为一体,随山势高低同起伏。初春的终南山寒冷、寂寥,山顶更是铁凝、苍茫。笔者联想起《溪山行旅图》山顶的“矾头”浓淡聚散相得益彰,浑厚繁密,穿插有致,杂而不乱,与山体融为一体,更显厚重、幽僻、野趣。
 
范宽有云:“与其师人,不若师造化。”因此,他深居林泉,饱游卧看,面对河朔关中实景以境观照,以浓淡攒簇、秃笔横斜、层层相积的皴法表现终南山的密厚、严正、坚凝、苍劲,终得其山骨、气骨,雄浑磅礴。时人议曰:“李成之笔,近视如千里之远;范宽之笔远望不离坐外,皆所谓造乎神也。”在终南山自然和文化的影响下,范宽形成了植根于价值观、流淌在血液中的朴厚、坦荡、宽仁的情怀。终南山的山峦重叠、树木繁复、村舍错落、犬吠鸡鸣、柴秸散堆、袅袅炊烟都在无意中影响着范宽。大山之中或平坦谷底一望无际,或星布杂什郁然深幽,或巍峨高大起伏连绵,或高山仰止邈远博大……这些都给人们的感受带来强大的冲击和影响。终南山朴厚坚凝、刚古雄强、浑厚苍茫,在迷离交错的点线之中更加富有一种深厚的意味。这种意味一方面来自大山的滋养,另一方面来自文人的隐士性格。“山水的基本性格是由庄学而来的隐士性格……性情不能超脱世俗,则山水的自然,不能入于胸次,所以山水与隐士的结合,乃自然而然的结合。”④
 
据宋代荆浩《笔法记》载:“因惊其异,遍而赏之,明日携笔复就写之,凡数万本,方如其真。”对待表现对象,范宽解衣盘礴,惨淡经营,将物象之美与心中情趣交感共鸣,山之凝重雄壮是客观的形象,是物化的姿态;山之朴厚宽广是主观情怀,是气质,是风骨。现代艺术家不仅要准确挖掘大山的岩层肌理、形质结构,而且要根植于造化,画出山的“真骨”。这种气质便是这座山的人文性格,它的成因应该是基于文化、历史的变迁与积淀。
 
结语
 
终南山以其朴厚雄强、宽广辽阔、苍茫恣肆的身躯积淀了厚重悠久、源远流长的文明,蒙养了深醇坚毅、勤劳质朴、广闻博学的文人。千百年来,无数艺术家恪守着范宽留下的脚步,在这座浩瀚的文明宝库中体味与考察,它的气度和性格始终影响着人们。
 
注释:
 
①陈师曾.中国绘画史 文人画之价值.上海书画出版社,2017:153.
②卢辅圣.中国文人画史.上海书画出版社,2015:99.
③邓乔彬.中国绘画思想史.贵州人民出版社,2011:177.
④徐复观.中国艺术精神·石涛之一研究.九州出版社,2014:241.
 
参考文献:
 
[1]陈传席.中国山水画史.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1.
[2]周阳高.经典山水画法(树法,皴法,章法).上海书画出版社,2002. [3]陈传席.中国绘画美学史.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
[4]佘城.宋代绘画发展史.荣宝斋出版社,2017. [5]邓乔彬.宋代绘画研究.河南大学出版社,2016. [6]李霖灿.中国名画研究.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
 
关注职称评审评定、职称论文创作发表,寻求职称论文修改润色、职称论文代发表职称期刊、专注出书、职称专利、职称考试等服务支撑,请锁定职称论

文章出自职称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hichenglun.com/meishuzhongjibianjizclw/219.html
0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职称论文发表 - 职称考试评审 - 职称论文期刊 - 职称评定 - 职称论文代发
Copyright © 职称论 版权所有 | 职称论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