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称论 - 至繁归于至简,专注职称考试和职称论文。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职称论文 > 思想政治政工师职称论文 > 高级政工师职称论文 > 正文

基于心理空间理论的历史虚无主义叙事策略分析论文(附论文PDF版下载)

发布时间:2019-03-21 14:21:28 来源:职称论 我要评论














职称论(zhichenglun.com):
 
[摘要]心理空间理论认为话语意义不是字面信息的语义组合,而是由话语激活的背景知识所构建的心理空间的产物,不同心理空间的整合过程会产生字面信息并未表达的言外之意。近年   来,历史虚无主义的基本叙事目的是构建迎合日常经验与思维的“常识空间”,进而在“常识空间”与   反映历史真相的心理空间整合时对后者加以歪曲,引导受众“自发”地形成错误历史观点,达到以言   外之意隐蔽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思想的叙事效果。设置激活元素、限制工作记忆和套用热点空间是历史虚无主义在构建“常识空间”时采用的主要叙事手法。因此,当前要对该话语叙事方式加强遏制与批判并强化对大众思想观念的正确引导。

[关键词]历史虚无主义;心理空间;话语叙事;社会思潮

灭人之国,必先灭其史。习近平对此明确指出,要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坚决抵制、反对党史问题上存在的错误观点和错误倾向。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从硬性攻击转向柔性渗透, 以更为隐蔽的话语形式出现在社会文化生活的各个领域,对主流意识形态不间断地进行冲击。这种叙事方式能够在不触发主流意识形态警戒阈值的前提下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思想,具有突出的隐蔽性与迷惑性。马克思在《< 黑格尔法哲学 > 批判》中说过,“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1]11。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历史虚无主义利用柔性渗透混淆视听的问题,提高大众与社会的防范意识与辨别能力,就必须认清历史虚无主义的叙事策略。本文将基于心理空间理论对其话语叙事目的与叙事手法进行深入分析,从而揭示其引导受众“自发”形成言外之意以传播历史虚无主义的叙事本质,为抵制和批判工作的深入开展提供学理依据与实践启发。

一、心理空间理论的基本观点

心理空间理论全称为概念整合与心理空间(conceptual blending and mental space )理论,是国际认知语言学领域的重要流派,在复杂话语语义生成过程的解释方面具有比较突出的优势。当前该理论已经从范式层面影响到了其他认知语言学流派,在认知语言学内部“形成了一个综合的研究领域”[2]。吉尔斯·福柯尼耶(Gilles Fauconnier)是这一理论的主要提出人与代表人物。

(一)话语意义是心理空间的产物

心理空间理论认为话语的意义来自于话语所激活的背景知识而非字面信息的语义组合。此前的认知语言学的主流观点均主张意义来自于话语中各组成词语的意义之和[2]。心理空间理论对此提出质疑,认为话语意义是由话语所激活(motivate)的背景知识构建出的心理空间的产物[3]292。在人类的话语解读中,任何意义的形成都要基于话语对应的心理空间。受众能够对话语形成意义,就意味着对该话语在认知域中构建了一个相对应的心理空间。所谓心理空间就是“人们的思考、谈话为了局部理解和行为目的而构建起来的概念包 [4]13,是话语意义生成过程中“储存在思维中暂时的、在线的话语信息的集合”[2]。心理空间所包含的信息就是话语的意义。而信息种类与多寡则取决于心理空间的构建情况。在理论上,主体认知域的所有可归属于该空间的信息都有可能成为话语意义的一部分。基于这一视角,话语意义就不再是刻板而固定的,而是“广义的、动态的、变化的”[4]9。这种意义丰富与开放程度与话语受众的相关背景知识密切相关[3]267。背景知识主要由受众的知识结构和实践经验所决定。一般来讲,背景知识越丰富,心理空间内容越充盈,受众自话语解读出的意义就越多; 背景知识越贫乏,心理空间内容越简略,受众解读出的意义就越少。不同背景知识的受众在面对同一句话时被激活的信息是有差异的,构建出的心理空间也会存在差别,解读出的话语意义也就存在差别。

(二)心理空间的整合会产生言外之意

在相对复杂的话语体系中,不同话题的话语之间存在着各自所对应心理空间的整合现象。这种整合在词、句、语篇中都可能出现,由此形成的突生结构(emergent structure)会产生新意义[5]150-151。必须要说明的是,这种意义是字面信息本身并非表达的言外之意。在福柯尼耶的经典例句“这个外科医生是个屠夫(the surgeon is a butcher)”中,受众要能够顺利完成对该话语的意义解读,必须将屠夫心理空间中的“残忍”“野蛮”“屠杀”与外科医生心理空间中的“外科手术”“拯救生命”相整合,构建出一个新心理空间:他是一个手术水平差、很可能致人死亡的外科医生。其中“手术水平差”“致人死亡”这部分话语意义就并不来自字面信息,而是在心理空间整合中出现的。
在心理空间的整合过程中,映射(mapping)是最关键的一环。它可以被理解为“人的心理空间内部与外部、表征与实质、具体与抽象的诸多信息、概念特征的联通纽带”[4]19。只有存在映射,不同心理空间才能产生呼应、建立联系,才有整合的可能。一旦映射能够形成,不同心理空间之间信息和关系的初步整合就可以进行。这个过程被称为“组合(composition)”,即将不同心理空间的信息与逻辑关系初步组合起来[4]12。这个组合过程会搭建出新空间的基本结构。接下来,受众将基于背景知识对来自不同心理空间的逻辑关系与信息内容进行整理并做必要的补充。在这个被称为“完善(com- pletion)”的过程中,来自不同心理空间的逻辑关系和信息会被酌情取舍,部分保留、部分丢弃。一般来说,“映射”性的信息肯定会被保留并加以强化,如屠夫和外科医生“用刀工作”,这个信息就是映射信息,必须要保留。其他信息则根据整合情况而定,如对屠夫“残忍”“屠杀”的保留,对“屠夫屠宰对象是动物”的丢弃。随后,受众将根据自己的背景信息,围绕新建立的心理空间对其中的细节内容进行细化和完善,这个过程被称之为“精致(e- laboration)”。言外之意的形成过程就主要发生在这个环节。从理论上讲,精致程度越高,言外之意就越多。

二、历史虚无主义的叙事目的是构建“常识空间”

历史虚无主义的总特征是从相对主义视角出发否定历史及其规律与价值。我国五四时期的“全盘西化”“文化大革命”期间否定传统文化、改革开放初期否定“前 30 年”,从纠正毛泽东晚年的错误走向“全盘否定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20 世纪 80 年代末的《河殇》,90 年代的“告别革命”,都是典型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想[6]256-258。及至今日,这种思潮“已经发展为通过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进而否定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错误思潮”[7]。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话语风格从硬性攻击转向柔性渗透,其叙事目的也从直接构建否定主流历史观点的心理空间转为构建以日常经验和日常思维为主要内容的心理空间(后文简称为“常识空间”)并以此隐蔽地否定主流历史观点。正如有些学者所指出的那样,“借助所谓‘常识’的语言转换和心理暗示,使其思想观点潜移默化地进入人们的头脑,以达到其虚无历史的叙事效果”[8]。这一过程可以总体上概括为 3 个环节:一是通过各种话语叙事手法引导受众在认知域中构建“常识空间”;二是引导受众在“常识空间”与主流历史话语中特定历史事件心理空间的整合中重构历史事件,使之在拼贴与剪裁中被扭曲;三是引导受众在心理空间整合的“精致”环节按照其话语信息的引导“自发”地形成表现历史虚无主义思想的言外之意。

“常识空间”就是由普通大众日常经验与日常思维所构建出的心理空间。“个人在精神上的现实丰富性完全取决于他的现实关系的丰富性”[1]541,日 常生活实践的局限性决定了日常思维的局限性。“常识空间”就是建立在这种片面的、粗浅的、碎片的日常经验之上。同时,作为普通大众的日常生活 经历的产物,日常思维“主要表现为经验思维与常识思维”“在本质上是一种具有广泛普适性的非定 型化的综合思维,它以重复性的、给定性的、自在 自发的特征为主,又兼收并蓄地分有各种思维的 共性,从而不拘一格地描述着日常生活中深浅不同的秩序”[9]。这种思维方式缺乏足够的科学性,还 处于认识的初级阶段,具有一定的直观性,往往以 局部代替全部、以直观代替深思、以感性代替理 性。所以,以“常识空间”为基础解读历史必然无法 准确把握历史规律和历史趋势,遑论历史价值。不 过是“把我们所熟悉的东西加到古人身上去,改变了古人……”[10]112。这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指 导思想的主流历史观是完全相悖的。一旦以此为 基础与传达历史真理的主流话语心理空间进行整 合,就必然会导致唯物史观所强调和主张的历史 价值的消解、历史规律的解构与历史真实的扭曲。

\

“常识空间”的叙事策略与历史虚无主义的基本特征较为契合,也比较符合当前的舆论接受心理,所以在当前意识形态领域产生了一定影响,成为历史虚无主义在学术话语、文艺话语、网络话语等领域的主要选择。一方面,日常生活经验及日常思维的片面性、碎片化及变化频繁等特征,导致其并不苛求对历史全貌及规律的总体认识与深入把握,对随意剪裁与拼贴、甚至编造事实等错误缺乏足够认识,对唯心主义世界观、相对主义历史观的错误之处也缺乏足够的辨识能力。日常经验的散碎状态和日常思维的经验性特征,使之对“历史可以想象”表现出较大包容。另一方面,当前舆论接受心理更为侧重对受众固有认知的坚持。“在本可追求客观公正的见解时却往往坚持自己的刻板印象,除了为在认知过程中节省精力外,可能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社会地位的一种保护”“它 还是我们自尊心的堡垒,是我们对于自己价值观、地位和权利的理解在外部世界的投射。”[11]77-78 而 且,在当前的时代场域中,自我定位、方向与价值 迷失等困惑的加剧导致受众更愿意接纳符合自己 直接体验与感知的思想观点。正如伊格尔顿所说, “对‘经验’的直觉诉诸,因为它是无法否定的,所以它是绝对的……这样的直觉主义是当代教条主义最微妙、最流行的形式”[12]78。借助“常识空间”与 日常经验与日常思维的天然亲和性与通约性,历 史虚无主义得以在不触动大众与社会警戒阈值的 情况下传播,使相当一部分受众会在不自觉间误 入思想歧路。更重要的是,他们会视由此而生的历 史虚无主义思想为自己“独立思考”的产物,是自  己“深入分析”的结果,符合自己“常识”的“正确判 断”,所以对这些观点会更为认同与坚持。

下文将结合两个话语案例对以“常识空间”的 构建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思想的过程进行具体说明。  在《请刘胡兰离我们的孩子远点》一文中,该文作者一上来就提出“用常识和是非来理解”的要求,希望以此将受众引入有别于主流意识形态的、体现普通大众日常经验与思维的“常识空间”,要求受众把主流历史话语中“刘胡兰事迹”与日常思维主导的“常识空间”相整合。在整合中,主流历史话语中关于“刘胡兰是未成年人”和“刘胡兰参与杀人”的基本内容与日常经验中“未成年人杀人” 之间可以建立元素类似的映射关系,这一内容必然会在整合成的新空间中得到保留。而个体行为背后的历史必然性、阶级斗争的残酷性等信息与日常经验太远(对于和平年代出生的普通受众尤为如此),所以无法和“常识空间”形成映射关系, 只能在空间整合过程中被舍弃。在由此整合成的心理空间中,刘胡兰事迹就蜕变为一个与日常生活中未成年人参与杀人并无实质区别的事件,历史背景等重要内容被彻底剥离。

随着作者叙事的展开,又提出了将新空间对应的“未成年人参与杀人”与“政治斗争”空间整合的要求。但是按照日常经验判断,政治斗争的主体应该是成年人。所以,由此整合成的最终空间就是“ 未成年人因参与成年人的政治斗争而参与杀人”。为了使受众在对这个空间的“完善”和“精致” 时生成历史虚无主义所预期的言外之意,该文在随后的叙事中设计了种种“机关”,如“那些心智和谋略非凡的大人物”可以引发“刘胡兰杀人完全是因无知而被领导政治斗争的成年人所利用”“当一个人的心里从小被种下了血腥、残忍和仇恨种子” 可以引发“政治斗争的杀戮和阴暗面会戕害未成年人”的言外之意。

在第一次心理空间整合中,刘胡兰事件褪去了时代背景与历史价值,否定了个体言行背后的历史必然性。在第二次空间整合中,刘胡兰事件则对中国革命的领导人物与革命合法性和进步性进行了攻击。否定历史因素与必然规律,攻击党和革命是典型的历史虚无主义观点。[13]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观点都是在心理空间的构建与整合中由受众“自发”形成的。

在对狼牙山五壮士事迹细节辨析的某文章中同样使用了构建“常识空间”的叙事策略。本文以“溜下山”一节的内容对此进行说明。在《跳崖是怎么跳的》一节中,关于“跳”下去还是“溜”下去这个问题上,作者援引了不同的材料,提出了存在“溜下去”“窜下去”的可能性。“跳”“溜”和“窜”这 3 个动作都没有否认 5 人从崖上主动下来的事实,但是对应的心理空间是不同的:与“跳”相比,“溜”包含了用背贴着崖边、尽量利用脚跟与背部的摩擦力减缓下降速度等内容;“窜”则包含着坡度不大、身体尚有自主活动余地等内容。由于“5 人从崖上下来,3 人牺牲,两人因挂在树上而存活”的基本事实必须要有符合“常理”的解释。所以,“溜”或“窜”显然更容易与生还者“给树枝挂在半空”的已知信息和“悬崖上的树长不大,只有贴近山崖处的部位才能勉强托住人”“人有求生本能”等日常经验相整合。最终形成“五人从狼牙山上溜(窜)下来”的心理空间,并形成“狼牙山五人也是普通人,同样畏死求生”的言外之意。

而且,“五人溜(窜)下来”这个心理空间与党和国家大力宣传“狼牙山五壮士”的基本事实会发生冲突,引发又一次心理空间整合。在“组合”阶段形成了“党和国家大力宣传的狼牙山五壮士其实是溜(窜)下来”的基本结构。在进一步的“完善”和“精致”中,解读者会在内心形成“党和国家编造故事、宣传不存在的精神”“革命精神不存在,只能靠编造”等言外之意。

由此可见,历史虚无主义的话语叙事目的就是让普通大众在话语解读中按照话语引导构建“常识空间”,进而在“常识空间”与主流历史话语心理空间整合中对后者进行隐蔽地解构,进而在其言外之意中推翻历史定论、消解历史价值。

三、历史虚无主义构建“常识空间”的叙事手法

列宁在《怎么办?》中曾经说过:“对社会主义思想体系的任何轻视和任何脱离,都意味着资产阶级思想体系的加强。”[14]85 历史虚无主义柔性渗透的目的正在于此。它借助“常识空间”在话语解读中的作用机制可以成功地使受众轻视、疏远或否定主流意识形态。

(一) 注重设置激活元素

为了引导受众构建“常识空间”,历史虚无主义非常注重在话语中设置与之相关的激活元素。所谓激活元素是指能够直接引导受众构建特定心理空间的话语信息,例如盲审、答辩之于博士毕业为主题的心理空间,锅碗瓢盆之于厨房为主题的心理空间。“人类的心智是一个巨大而又强大的神经网络,当听到某词与神经网络中的词相似时,网络中的词就自动被激活,同时与其相临近的认知域也被激活。”[15]所以,一旦这种激活与被激活的关系在受众认知域中被建立,相应的心理空间就会被构建出来。

这种激活元素主要有两种:一是直接要求受众构建常识空间的话语。如强调自己“用常识和是非来理解”,认为英雄事迹“违反常识”“用常识解 释不通”,部分文艺作品强调“个人视角”“平民视 角”。二是选择与“常识空间”紧密相关的日常事件 或话题作为激活元素。这种方式在当下最为常见, 例如对狼牙山五壮士“溜下来”“偷吃萝卜”等细节的“求实”,某视频栏目中对雷锋“摆拍”“写日记” “手电筒看书”等细节的“分析”,此外还有对历史负面人物“书法好”“热爱音乐”“只喝白开水”等细 节的主题讨论。这类元素同样可以有效地引导受众构建“常识空间”。它们普遍存在于日常生活领域,受众往往具有丰富的直接实践经验与情感体验,或者具有与之相似、相关的经验和体验。该类信息一旦出现,就能迅速地激活受众知识背景中的日常性信息并构建“常识空间”。因为人们一般对自己具有实践经验和情感体验的心理空间具有高度敏感性,更容易受外在信息刺激而激活[16]。而且,为了避免主流意识形态信息被激活,这些话语在话语叙事中会尽量减少可能与“革命空间”“英雄空间”和 “历史规律空间”等有关的元素。这样一来,抽离了历史背景、宏大主题的日常话题叙事就可以成功地引导受众构建出“常识空间”。
 

\

(二) 严格限定“工作记忆”

为了保障“常识空间”的构建不会受到受众认知域中异质性信息的影响,历史虚无主义对话语受众所形成的“工作记忆”进行了提前预设与严格规定。所谓“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就是受众在话语解读时根据话语信息所激活的背景知识的多少与类型所构建出的局部认知域。这个认知域所包含的背景知识是构建心理空间的基本素材, 是受众得出话语意义的主要依据,而未能进入此认知域的背景知识则会被搁置于一般的普通记忆中(被称为“长时记忆(long-term memory)”)[3]76-77,在该次话语解读中被暂时地“遗忘”。

为了保障“常识空间”的顺利建构,历史虚无主义主要采用“放大细节”的叙事手法来限制受众的工作记忆,以严格限定受众的心理空间领域和边界,避免因规模扩大引入影响“常识空间”构建的异质信息。具体而言,“放大细节”的手法就是将受众的工作记忆聚焦于某一细小领域内,引导其深入挖掘该主题(一般为日常主题)细节信息,暂 时“遗忘”可能影响“常识空间”构建的背景知识。工作记忆越集中于此,“常识空间”的地位就越稳固,虚无历史之目的就越能实现。话题内容越复杂,反映历史“必然和无意识的进程的自觉的和自由的表现”的信息就越可能被激活[15],“常识空间”被否定的可能性就越大。

“放大细节”叙事手法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缩短话语信息单元的间距(weight of unite)。信息单元的间距可以被视为信息之间的关系紧密程度。在心理空间的构建中,工作记忆需要对话语信息进行统筹协调。根据部分学者的研究,信息单元的间距会直接影响受众构建的心理空间规模与大脑工作区域。距离越短,关系越近,心理空间的规模就越小,“工作记忆”的边界就越严格。这种现象在当前历史虚无主义话语中非常普遍。如依照“常识”否定黄继光事件真实性的海外文章中,就连篇地论述武器对人体的伤害效果这个普通人可以依照“常识”进行推理和想象的话题,不断地要求受众在这个细节上“深入思考”,以致无暇考虑革命精神对人战斗意志的影响。部分对汪精卫、马步芳等人的“翻案”话语中,将主题限定在爱情、友情等常见日常话题之上,对历史背景与其他关键信息坚决屏蔽,引导受众仅凭个别细节所构建的心理空间对其得出正面评价。

(三) 刻意套用热点空间

套用普通大众对某些社会热点话题已经形成的固有心理空间,使其将对热点话题的已有立场情感判断移置到看似与之类似的历史事件上,是近年来构建“常识空间”的常见手法。这种手法可以令受众形成该历史事件不过是当前某社会热点话题的“再版”的错觉,从而顺理成章地沿用该热点话题的“常识空间”和立场情感对其作出判断。尤其是在当前社会舆论场域逐渐走向“后真相时代”的背景下,这种情感立场优先的叙事手法很容易左右受众的话语解读结果。

在现实操作中,历史虚无主义话语在构建“常识空间”时会刻意套用当前社会中业已形成的,具有广泛群体性与明确情感立场倾向的,兼具时代性、焦点性、普遍性的热点话题的心理空间。利用受众业已形成的固有看法与情感立场,历史虚无主义话语可以更为有效地对其话语解读过程进行引导和控制:既能因其群体性确保“常识空间”的顺利构建,也能因其情感立场的先在性确保符合预期的言外之意形成。

为此,历史虚无主义在对史料素材的拼贴与剪裁中会刻意地营造出历史事件与热点内容的“同构”假象,意图使受众将对热点内容的已有认知判断照搬到该历史事件上。例如分析雷锋捐款数量与工资的差别是有意识地对应现代社会中的“贪腐空间”,狼牙山五壮士吃群众萝卜是有意识地对应现代社会中的“特权空间”,黄继光、邱少云等事迹细节官方记载存在出入是有意识地对应现代社会中的“公信力空间”,土改会剥夺“浮财”和危及生命是有意识地对应现代社会中的“拆迁空间”。

四、总结与启示

为了躲避主流意识形态的遏制,历史虚无主义采取了柔性渗透的新话语形式。这种柔性渗透 主要表现在对“常识空间”的构建诉求之中。由于 “常识空间”是基于日常经验与日常思维基础上的心理空间,所以一旦与主流意识形态所宣传和提 倡的既有观点进行整合,就会导致对主流历史价 值与意义的解构。无论是对特定激活元素的设置、对工作记忆的严格限制还是对热点空间的刻意套 用,都是为了在最大程度上确保“常识空间”得以 建构,进而在空间整合过程中生发出字面信息之 外的话语意义。历史虚无主义的柔性渗透之所以 具有较强的迷惑性与隐蔽性,就在于能够引导受 众在无意识间形成虚无历史的言外之意。由于这 种言外之意是受众“自发”形成的,所以更容易得 到受众的坚持与维护。

由此观之,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判定不能单纯停留于字面信息层次的话语主题与具体表述。相关研究、遏制与批判工作还要进一步加大力度、拓宽视角、深入本质。一方面,要加强对其话语叙事方式的研判分析,揭示其错误本质,并对其借助话语字面信息引导受众形成言外之意的作用过程开展针对性干预,以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话语传播与思想渗透。另一方面,要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指导思想,高度重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通过议题设置与话语叙事的优化提升对大众思想的凝聚力和引领力,有效疏导负面情绪,及时澄清错误观点,以消除可被利用的社会心理。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 1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2]张辉,杨波.心理空间与概念整合:理论发展及其应用[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08,(1).
[3]Coulson, S.,Semantic Leaps: Frame-Shifting and Conceptual Blending in Meaning Construction[M]. Beijing: World Publishing Corporation,2010.
[4]王正元.概念整合理论及其应用研究[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9.
[5]Fauconnier, G., Mapping in Thought and Language [M]. Beijing: World Publishing Corporation,1997.
[6]朱汉国,等.当代中国社会思潮研究[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
[7]杨龙波,季正聚.历史虚无主义的流变逻辑及其新表现[J].当代世界与社主义, 2018,(4).
[8]王增智.廓清历史虚无主义叙事新手法[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07-20.
[9]贺苗.论日常思维的基本模式[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2,(1).
[10][德]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M].贺麟,王太庆,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57.
[11][美]沃尔特·李普曼.舆论[M].常江,肖寒,译.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
[12][英]特里·伊格尔顿.后现代主义的幻象[M].华明, 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
[13]王翼. 党的十八大以来学界对历史虚无主义及其危害的分析批判 [J].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2018,(5).
[14]列宁专题文集 论无产阶级政党[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5]王寅.认知语义学[J].四川外语学院学报,2002,(2).
[16]文旭,段红.情绪表达与叙事理解:基于概念整合的分析[J].外语研究,2014,(4).

[责任编辑 李紫娟]

基于心理空间理论的历史虚无主义叙事策略分析论文(附论文PDF版下载):
http://zhichenglun.com/uploadfile/2019/0321/20190321022655196.pdf
 
关注职称评审评定、职称论文创作发表,寻求职称论文修改润色、职称论文代发表职称期刊、专注出书、职称专利、职称考试等服务支撑,请锁定职称论

文章出自职称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hichenglun.com/gaojizhenggongshizclw/1202.html
0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职称论文发表 - 职称考试评审 - 职称论文期刊 - 职称评定 - 职称论文代发
Copyright © 职称论 版权所有 | 职称论手机版